加密货币,一场“无意”的骗局「转译」

文章原标题:On Unintentional Scams

原文地址:https://www.stephendiehl.com/blog/crypto-scams.html

在此感谢 Mr. Stephen Diehl 的授权。

当然,如果你已经进场 加密货币,或者您就是其中的利益相关者,完全可以不用看这篇文章,它是给没有利益相关并且理性客观的人准备的。

加密货币投资的兴起创造了一个蓬勃发展的的诈骗生态系统。就像化粪池的生态系统一样,现在有一组如此多样的植物群,我们可以开始对金融污水中产生的各种各样的产物进行分类。这样我们或多或少可以分为两个种类:

  • 江湖骗子故意实施的诈骗
  • 天真的人实施的无意诈骗

自从市场存在以来,我们就已经看到了第一种人,而第二种人在传统上来说是一个非常罕见的。随着不受监管的黑市兴起,它们可能会成为主导互联网金融新世界的那部分。

传销(MLM)计划与加密货币有很多共同点,因为它们是一种企业形式,现金流只包括通过招募更多的新投资者的资金来支付老投资者的利息。传销企业是一种合法的传销方式,在这种方法中,工人从公司自费购买批发产品(化妆品、保健品、维生素等等)然后直接销售给朋友和家人,他们从这些销售中收取少量的佣金。

然而,次要(和绝大多数首要)收入流是通过从同一计划中招募的下级代理那里收取佣金,这些人被称为“线下分销商”。招募人员加入该计划的人可以从他们的销售额中获得一定比例的分成。这种金字塔结构对招聘的激励作用大于销售。如果你招募了四个人来弥补你的损失,那么这四个人必须招募十六个人,那么你就招募了世界上所有卖护肤品的人。数学和经济学在这里根本行不通。

现在大家都知道,把这种事情作为一项工作是非常糟糕的注意。联邦贸易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关于传销计划经济问题的报告,不出意料的是,99%的参与者都赔钱。它们是一种掠夺性的财富转移,钱从消息不灵通的人口袋直接被送到了公司高层的口袋里。

同样,加密货币企业使用和销售“产品”的传销公司一样的销售方式销售所谓“代币”。从数学上讲,这就是一场诈骗,它将钱从金字塔中向上输送。大规模的消极的代币投资计划和传销计划只是通过略有不同的机子呈现出相同的现象。然而,由于上世纪80年代的管制和某政府的腐败,决定让这些企业搭便车。许多其他国家干脆直接禁止使用。

关于这些传销活动奇怪的事情是,尽管这些信息在网上广为流传,但是他们还是在大量招募。大多数参与其中的人绝对不符合我们心目中的骗子的样子。他们可能是教堂聚餐会上的普通人,是你的邻居,只是到处兜售这些产品的普通老百姓,他们快乐地四处兜售这些产品,却不知道它们是这个掠夺性系统自我延续的机制。也许他们不是出于恶意,那么纯粹是无知。

这种现象在加密货币的投资中随处可见。狗狗币(Dogecoin,一种模仿比特币的货币)的创造者 Jackson Palmer 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他严厉指责了对他帮助发起投资如何变成可怕的东西进行了严厉的控诉。用他的话来说,加密货币是一种“快速致富的崇拜”,旨在“从一无所知的人那里骗钱”。就像传销一样,这就是他的本质。

现在有人认为这是他想要发生的吗?不对,对历史的解读更可能是,一些20多岁的程序员只能通过改变比特币代码库中的几个变量,意外创造了与 Frankenstein’s monster 一样的金字塔计划。现在数以百万计的人因为赌他偶然创造的东西而一无所有,毁掉了自己的生活。

这只是一个例子,彭博社写了一篇尖锐的文章,描述了暴涨暴跌计划的指数级增长,以及每天从公众那里窃取的数十亿美元。在过去的几个月里,Youtube上有一个完整的频道除了揭露有影响力的骗局外什么也没做。他只是发现了冰山一角。Instagram和TikTok背后有数以十亿计的美元,供人们宣传毫无歉意的暴涨暴跌计划以及骗局。就连好莱坞一线明星也加入了这场骗局。

只需要看看 Fyre Festival 灾难,就可以看到每一个加密货币首次发行中都出现过的类似现象。这种现象表现在每一个加密货币的初期阶段。你有一群声名狼藉但充满魅力的人,他们对建立“结束所有音乐节的豪华音乐节”“新的 Pied-Piper 开放互联网”“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的自我主权货币愿景”有着宏伟的愿景. 他们吸纳了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在招股说明书上投入的资金,然后当他们意识到现实世界存在局限性时,他们就倒下了,这一切都发生了灾难性的变化。这些真正的信徒是骗子吗?这只是故意失明的情况吗?还是他们只是傻瓜?这条线在一定比例下变得非常模糊。

为什么现在这种情况如此普遍?因为如果说加密领域有什么创新的话,那就是它允许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青少年在他们的卧室里发起定制的传销计划,或者在大约5次鼠标点击后进行证券欺诈。再加上完全缺乏监管,我们看到的是,这些人要么没有任何羞耻感,要么因虚无主义的世界观而对欺诈完全不敏感。

腐败和江湖骗子吓不倒我。从文明和商业开始,我们就和它们打交道了。不可否认,金钱甚至会使最有原则的人堕落。然而,更让我害怕的是,基于一种技术的经济体系,这种技术有能力将如此多的好人变成腐败的代理人。加密货币现在是多层次营销的精神继承者,它使同样的人群受害。我们今天在加密市场中看到的,不过是经过变异的传销,以适应全球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美丽新世界。

鸭子测试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一个商业模式看起来像传销,像传销一样游动,那么它很可能就是传销。数字签名方案和技术乌托邦主义并不会改变经济状况。商业模式的意图并不重要;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由善意铺成的。重要的是结果。

人们经常问我是否认为参与加密的每个人都是骗子。答案是明确的“不”。但对我来说,更可怕的是这么多人可能成为骗局的一部分,甚至不知道。如果我们作为技术人员必须牢记一件事,那就是极其不人道的邪恶是由最幸福的无知的人组成的腐败系统所造成的。

Add comment